您的位置:主页 > 怪物介绍 >

静静地生活

时间:2015-03-06 08:02来源:未知 点击:
静静地生活 很想静静地生活,可是怎么计划也较得很难,原因很简单,心可以暂时静下来,可是身静不下来,身静不下来,心怎能静?
  为什么身静不下来呢?因为我是饮食之人。前些年工资可以攒几个,留着看病或孩子上学用,可是这几年成了“月光族”,以前攒得不大点钱也缩水了,诉苦无门,周围的人情况也跟我差不多,大家都在喊物价上涨的太快了,有些吃不消了。这只是其一。
  城市生活怕工资难以维持,我就琢磨着回村,老家有父亲留下的房子,以后住在那里可以省些钱。前些天村里的同学来说,千万别想着回村,回了村,钱更不够花,他说村里的菜也不便宜,其它东西不是除了假冒产品就伪劣产品,现在村边上开了许多厂子,水也被污染了,可是没人管,管事的人都得了好处,还极力地保护呢?有了病还没地方买药,镇上的药店里假药,吃不死人也治不了病,还很贵。有办法的人都进了城,没办法的只好留在村里,以前有退休的城里人回村,现在基本上没有了。你想回村大错特错。
  这与我记忆中的村庄完全不同了,我还想着以前,村里应该是静静的,空气清醒,邻里乡亲们都是那么和蔼可亲,吃得都是绿色蔬菜,粮食也便宜,在村里可以做一个与世无争的人,还可以静静地享受那里的宁静和淳朴。没有娱乐场所,也没有摩登女郎大街上招摇过市。有寂静的山林,还有清灵灵的河水。可这一切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看来回村生活,也无法清静,甚至会有些拗心。
  社会变化的太快了,不管是村里还是城里,人们加速度挣钱,像我这样被捆绑在工作岗位上的人,就只能是忍受着生活了。为了省钱,我每天计划着到临街的早市买点便宜菜,有一天我去了,看见菜农们忙乱着收拾菜逃跑,原来城管的来没收东西,路边停了十几辆大大小小的汽车,四五个大车上已经装满了卖东西人们的菜、称、桌子、登子、盘子、碗柜等等,有的农民们在路边哭喊,有的高声叫骂,来不及跑的被十几个城管围住,一会儿功夫东西就被没收了,有的人高喊着,我们交了税钱,凭什么没收我们的东西?我听见有城管人员说,这是两回事,谁让你占道经营?第二天,我再来早市,东西全部涨价,大概是人们都想挣回损失了的物品吧。也只能是从买东西的市民们身上一点点往回赚了。
  星期天的时候我会坐在小区的街道边与人们聊天,这些天,人们都在说各自单位里的那些事那些人,最主要的人物是当官的。概括地说,他们都认为,现在的人一有权就腐败。腐败也罢,可是一有权(也就是一当官)就作威作福,明着欺上压下,这让人能不生气吗?天天守着这样的领导上班能心平气和吗?现在是权力暴富年代,有权就等于与利益持钩了,权力就是当官的人作威作福的本钱。大概是人们感受权力作威作福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小区里的人们都在骂领导,反正各自不在一个单位,即使在也是同仇敌忾的样子,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权力随心所欲之后形成的社会矛盾,但我知道,现在的人们不论是上班还是在家休息心情都难以平静。
  想低调,想静静地生活很难,需要修炼,需要容忍,一般的修炼与容忍是不行的,你得有唾而自干的度量,你得有容天下不能容之境界,可惜我们都是平常人,没有佛的度量,也没有宰相的境界。在我看来老百姓分三种人,一种人愤愤不平,一种在忍辱偷生,一部分人在无奈中随遇而安。
  我是哪一种人呢?有时觉得是第二种,有时又觉是第三种,偶尔也会成为第一种,我不知道怎么就活成了这样?我只知道,我一直想怎样才能静静地生活,可是我只能勉强地生活着。

上一篇:良心的价值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