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热门话题 >

他在远处等着我

时间:2015-06-09 14:14来源:未知 点击:
这是我经历的一个真实故事。
我是在一辆旧绿皮火车上认识这对夫妇的。女人五十多岁的年纪,脸在冬日的寒气下冻得有点红。男人显得更苍老一些,头发都斑白了,不过脸上还算精致的皮肤似乎说明他还不到这样的年龄。他一直在用一根熏黑的烟斗抽着烟叶。
我的座位正好在他们对面。等放好行李坐下来,我发现女人正用一种奇特的眼光看着我,并在男人耳边悄悄说着什么,男人听完女人的话,似乎很认真地打量了我一下。你去哪呢?我听到男人开口问道。去 ?正好,我们是同路,女人高兴地抢着说。
我们开始聊起天来,一个人在旅途中特别需要有个说话的对象,更何况是这种长途的旅程呢。
女人很详细地问了我很多过去的经历。男人大部分时间都不发一言,不停地往烟斗里装着烟叶,吐着一圈圈的烟雾,然后眯着眼睛很陶醉般地看着我们。从女人的口中,我了解到的却不是一个 开心 的故事。
这对夫妇是出来寻找被偷走的儿子的。多年前,有一辆车经过他们家门口,把他们正在玩耍的独生子抱上了车带走了。这么多年来,他们夫妇就在全国的每个城市寻找儿子,天南地北,几乎能叫得上名字的城市他们都去过了。多年的积蓄都花光了,亲戚中能借的也都借了,更多的时候,他们是靠陌生人的帮助和拾荒来支撑下去的。
我有点难过,不禁问她, 这个地方有消息了么?有了,女人高兴地说,听说孩子这么多年都在那个城市呢。知道具体地址吗?我问。女人的神色有点黯然,还不知道,但总归有个大致的位置了,这么多年了,我们总会找到的。
这话让我有点失望的同时也为她高兴。女人转而看了男人一眼,爱怜地说,你还是少抽点烟,孩子快找到了,这么多年都没见他,咱们得多活几年看看他,男人很听话地磕了磕烟斗,把它收了起来。看到我注意他的烟斗,他咧开嘴说,老家产的烟叶,劲道足,你要不要试试。我摇了摇头。
也许是刚才的话题太过沉重,接下来的谈话也提不起劲了,渐渐地我们不再说话。女人斜靠着男人的肩开始闭上眼。
车到站了。女人却怎么也叫不醒。男人有点羞赧地对我笑了笑说,她一睡就这样,不过这样也好 男人背起女人往车门方向走,手臂上挽着一个捆成节磨出毛的布袋,这是他们唯一的行李。
出站准备分手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他,你们打算从哪里开始找呢?男人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们儿子已经死了。
死了?我大吃一惊。
是的,他被那辆过路的车当场就撞死了,男人的眼睛里开始涌出了眼泪,细细地滑下了脸颊,顿时苍老了许多。
那,你们还在找什么呢?
儿子死后,她有点不正常了,先是自责,怪自己没看好儿子,然后渐渐开始不相信儿子死了,最后说儿子是被人给偷走了,天天吵着要出去找儿子。我看她痛苦得实在受不了,就带她出来,只有在寻找的路上她才安静清醒一些。

不过也奇怪,这样找着,走着,这么多年来我也爱上了行走,总恍忽有这种感觉,仿佛我们的孩子还活着,有一天会在路上碰上他或者他会在下一个城市等着我们一样,也许我们找的就是这种感觉吧。算算年纪,他也与你这般大了。

男人背着女人,慢慢地走入人流之中,再也找不出来了。车站涌动的人流让我无比感动,虽然不清楚所有人旅途的目的,但我知道他们当中有对对死去的孩子抱着虚无却又充满希望的夫妇,在走着他们没有终点的旅途。
的确,这世间有些东西是没有终点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