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职业攻略 >

一路等候阳朔纪行之三

时间:2015-07-14 20:44来源:未知 点击:
我永远也没有办法忘记遇龙河畔清晨的味道。
10月3日,清晨,一个人在坐在阳朔胜地的木凳上,静静感受只属于阳朔、只属于遇龙河的秋晨。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但也是容易滋生伤感情绪的季节。除了睹物伤情之外,伤感还来自于对生命的无从把握。少年壮志当拿云,直到一天一天长大,才忽然醒觉云始终是虚的,我什么也没有。我始终只是时光隧道里的过客,始终只能保持不断行走的姿势,期盼在时光隧道的尽头,等候我们的是永远的平静和安宁。
今天的行程,我们计划从胜地出发,然后到工农桥,然后再走鉴山寺。稍作游览之后,在从鉴山寺出发,徒步到矮山,再从矮山村走回阳朔。全程不到二十公里,看上去很简单。但是,背包一上肩,我们才发现,今天的负重明显比昨天大。因为夜漂遇龙河的时候,背包掉进了水里,里面的衣物、睡袋之类的东西全部吸了水,变得死沉死沉的。登山鞋全是湿的,没办法穿,只好穿凉鞋。一出门,我们的样子就象被打败的国民党残兵败将 背包周围用金属拉环挂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碎,边走边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十分搞笑,引来不少路人异样的眼光。
应该是国庆长假旅游的颠峰时刻吧,一路上碰到的游客、单车族、驴友都很多。走了大约两公里多,穿过工农桥,大约6、7百米后,远远看见鉴山寺的红墙黄瓦。小朋友买了一条甘蔗,刨去皮,一路走一路啃,渐渐走近鉴山寺的大门。原本以为,这样的地方该要收门票的吧,结果不用,我们大模大样地走了进去,并没有谁来阻扰,感觉很好。
鉴山寺不大,布局中规中矩,而且很整洁,三转两转就转完了,不到半个小时。整个寺院里的游客基本上都是跟团来的,有导游带着他们,不时做些介绍。只有我们几个背着大背包,与整个气氛好象格格不入。但鉴山寺里的佛乐非常好听,在大雄宝殿前,我们正好看到和尚们在两位法师的带领下做功课。钟鼓齐鸣,香烟缭绕,配以和尚们整齐的诵经声,庄严肃穆感油然而生。佛说:生有何欢,死有何哀,但尘世中的芸芸众生,又有多少人能够摆脱凡俗的羁绊,用青灯古佛前的一生守侯,来换取生命的大欢喜,大圆满呢?
出了鉴山寺,转左,沿着一条草丛中的小路,我们开始往矮山村走去。沿路都有单车族陪同,不断听到热情的招呼声。风轻云淡,我们的脚程很快,边问边走,居然比自行车的速度慢不了多少。昨天穿着沉重的登山鞋,脚踝部位很不舒服,今天换上轻便的凉鞋后,走起来相当爽,连背包似乎都不那么沉重了。
每一种体验绝对都是新的,对于久居城市的我们来说,所有的体验几乎都能带给我们惊喜。对于本地人来说,他们很难理解那些早已习以为常的、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为什么会带给我们那么多的惊喜。可能只是一朵色彩淡雅的小花,可能只是一片金黄的稻穗,甚至可能只是一头憨厚的水牛,都能让我们驻足,惊叹造物主的神奇。也许有人说,这样什么了不起啊,可是,谁又能否认,即便是一朵花、一支稻穗、一头牛,哪个又不是经过千万年的风霜雨雪、优胜劣汰而进化而来的呢?我们有什么资格去藐视他们?我们有什么权力不对它们心存敬畏?记得看电视的时候,好象是探索频道的节目,有段解说词大意是这样的:在地球上,从来没有哪一种生物会象人一样,会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随意藐视或侵犯其他生物的生存权力。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是自诩为 万物之长 的人,因为我们有永远无法满足的欲望,为了更快满足自己日益膨胀的欲望,我们变得浮躁,变得短视,变得急功近利,变得为了一己私利可以不择手段。但,惟有一路走来,从微小的芥子中体验须弥的宏大,才是我们心灵家园的永远归宿。
欲望只会让我们拥有一双全无敬畏、目空一切的眼,却失去了一颗谦谨宽容、洞察入微的心。
矮山是一个非常古老宁静的小村子,树影婆娑,掩映着低矮的房子。时光在这里仿佛已经静止了,空气里到处弥漫着恬静安详的气息。几个老人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轻声说着些什么,背后的墙壁上, 毛主席语录 字样依稀可见。连我们的脚步都不由自主地轻起来,生怕打破这静谧的氛围。
穿过矮山村,便是一条通向阳朔的小公路。我们没有休息,继续往前走。
大约2公里多之后,到了一座小桥边。桥的名字已经不太记得了,好象就叫做矮山桥。桥面离水面大约有六七米高,水色碧澄,温润如玉。两边凤尾竹夹岸丛生,如绿色长廊。望之蔚然如烟,遍体清凉。
再往前走了一公里多,遇到修路,路面状况极差,尖利的小石子让我吃尽了苦头,鞋底变形,脚板起泡。倒是小朋友让我刮目相看,一直保持相当好的速度。好不容易走过这一段,我提议说,不如休息一下吧,吃点东西喝点水。于是,我们找了一个看来是用作晒谷子的水泥地,放下背包揉脚。四周依然是青山如黛,空气中溢满了通透的稻穗香,忍不住想,如果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充满稻穗香的丰盈日子的话,就算辛苦,也无所谓了(典型的心口不一呵,哈哈)
揉脚的时候看到一只身形硕大的蚂蚁,匆匆从我的脚边爬过。如果造物主有灵,看到人世间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估计和我此刻看蚂蚁的感觉差不多吧。
再将背包上肩的时候,发现肩膊处磨了一道红印,汗水一浸,隐隐作痛。脖子后面有一条肌肉出了点问题,一般说来,梗着脖子正面行走的时候没有任何问题,但只要往右边一转脖子,那条肌肉就象电击般疼痛。于是,每当看见侧面的景色,需要停下来欣赏或拍片的时候,我只好整个身子都转过去,样子非常秀逗。行囊中的东西加上在遇龙河泡过的 水 ,估计我的背包重量超过30公斤,有点夸张。但一走起来,好象也没有太大的影响。路上的行人和单车族越来越多,还能看到当地的特色:用电瓶驱动的旅游车,上面搭载的大多是老人和老老外,年轻人以及小老外都在走着路或是骑着车呢。不过有意思的是,整条路上除了我们几个之外,居然看不到一条驴。大概是认为这样的路线太低级,不屑于走吧。
又走了大约几公里,看到前面有人修路挖隧道,一座原本青翠的山峰被劈开半边,裸露出丑陋的岩石和黄土,很刺眼,有些不舒服,赶快走开。下一段是非常有趣的一段乡镇小路,两旁的建筑、小商店、标语,看起来既遥远又新鲜。我们兴冲冲地一直往前走,不知道为什么,不但感觉不到累,反而越走脚步越轻巧。
前面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朝左拐,进入荆风路。路上很热闹,驴少人多,单车族尤多。我们几个满身叮叮当当的家伙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到了西街口,碰到好几拨问 要不要住旅店 的人。婉谢后,直接走了进去,发现昨天纷纷挂出 客满 牌子的旅店,今天纷纷挂出 有房 的牌子(连前天一再跟我们强调今后几天除了花高价之外绝对不可能找到住处的某熟店,也在门口写上了 有房 字样,真是JS啊)。直入桂花路,在民俗旅店一条街上,我们住进了相对比较僻静的天然居,稍稍还价就砍到了一百块。老板说,如果连住几天的话,价格还可以谈。想想我们第一晚在西街所付出的300元的代价,我只能苦笑着对伙伴们说: 咳,这就是市场经济啊。
天然居旁边就是 烧吧 ,阵阵烧烤的香味有意无意地诱惑着我们,同时也在喻示着一个FB之夜的开始。

下一篇:没有了